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人员查询
您的当前位置:大中华公益网|公益中国 公益世界 > 社会资讯 > 社会热点 >

一位平民百姓致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的第三次公开信

来源:百姓 编辑:百姓 时间:2021-12-01
导读: 尊敬的刘国中书记,您好! 我叫柳红星,一介草民讨扰您,实在是不该,也是无奈。 我还想活,又没有活路,只有求助于您,我才能得救。 我是一个明事理的本分人,不是胡搅蛮缠的缠访户。 我为了国家的安全,无意中得罪了当地的实权派。他们打击我、陷害我,没

尊敬的刘国中书记,您好!
       我叫柳红星,一介草民讨扰您,实在是不该,也是无奈。
       我还想活,又没有活路,只有求助于您,我才能得救。
       我是一个明事理的本分人,不是胡搅蛮缠的缠访户。
       我一生为了国家的安全,用我自已的亲身经历和悲惨遭遇弄出了四起间谍案和一起枪支弹药案,无意中得罪了当地的实权派。他们打击我、陷害我,没人敢管。可是,坑害我的头目铜川市政法委书记李自强早已被抓,为什么当地的公安领导依然不作为,不能用人民赋予的权力为人民维权?是李自强的残渣余孽依然掌权,所以不能作为,不敢担当,任由这些腐败分子继续坑害老百姓。
 
      虽然我不是党员,但是我爱党,更爱国家。我一定要用我这个不值钱的生命,维护党的形象、维护人民的利益,决心以身殉情。为党殉情、为国殉情、为百姓殉情,死而无憾、死而后已!
       尊敬的刘国中书记:我们当地以李自强为首的腐败官员,为了利益大肆实施钱权交易,利用公权力进行违法操作,非法保护黑恶势力团伙王平等人。
       表面王平被抓,当地公安不去查几十家百姓被骗700多万的现金,专门拿着银行的10万元贷款说事,实则是一种牢固的保护措施。
      至今,隐藏深固的团伙人员他们将国家的维稳资金,巧立名目变成自我保护的金库。为了自己团伙人员的平安,不顾一切、不惜重金,进行非法抓记者、删稿件。
       中国正风报道网的记者付培艳、李发明,依法报道事实的稿件,刊登不到两小时就被重金收买上级领导、强行打压、强势删除。
      之后有近
200家媒体对柳红星的不平遭遇,依法进行了实事求是、公平公正的报道。但是依然被当地公安利用维稳资金,相继强行删除。
      事实证明:他们维护黑恶势力团伙的最终目的,就是在保护自己。
 
      从1998年到2020年24年的时间,我们几十次的上访告状,当地主管案件的主官没有一人能站出来坚持正义、维护党和政府的形象、维护法律的尊严依法处理此案,导致此案如石沉大海。
       当地公安的当权人坚持不解决、不上报,一压再压、一拖再拖、层层压制、上下关照、互相保护、陷害打击受害人,使一个普通的贫民百姓遭受不明之冤,失去人生应有的幸福。我原本是一个身价上千万的青年富商,恶意摧残变成了一个房屋一间、地无一垄,婚姻被强行拆散、工程被强行夺走,一无所有的穷光蛋。
      尊敬的刘国中书记:在2018年8月期间,公安部就专门因我冤枉20多年的陈案得不到解决,特意给铜川市公安局发函,要求铜川市公安局把我的案情调查清楚,尽快依法公平公正处理。并要求,结果上报公安部。
      可至今多年过去了,我的案子也没有任何负责任的人担当处理。
     我为了国家的安全勇于担当,无意中得罪了这一伙掌握公权力的黑恶势力。换来的是没人管、没人问,造成我痛苦的一生。
     我虽然生在新社会,确等于活在暗无天日、黑暗无比的旧社会。
      我多次给记者发微信如实反应我的不幸遭遇,也得到了许多媒体记者的同情和支持。
      我现将以前媒体报道的稿件转一份给您,以便于您对此案的了解,也表示我的诚实。如有半点虚假,我负责法律责任!
      此致
      敬祝刘国中书记健康、顺意!
      2021年11月12

      从2016年找媒体报道我的一生遭遇到现在报道了10来回,铜川有关部门对我报道的稿件进行违法删除,也不解决问题。
      对柳红星的不幸遭遇,有300多家媒体进行了施实报道和转载。以下是各媒体的报道文章,请刘国中书记了解。
      2016年6月3号,《正风报道网》原题《陕西省铜川市诈骗案背后地蹊跷》
      2018年7月7号,记者李广军发的第1篇稿件是《陕西铜川王平诈骗案,多次上演粗放潮的背后猫腻。》
      2018年9月,记者李广军发的第2篇稿件是《陕西铜川王平诈骗700多万,警方仍认为是民间借贷。》
      2018年11月5日,记者李广军发的第3篇稿件是《陕西铜川柳红星局,为什么总是让我走霉运?》11月25号李广军就被铜川公安抓走。
      2019年4月11号,50多家媒体发表转载了《套路诈骗700万,20多家受害人无人管。》的新闻稿件。
      2021年7月30日报道的《陕西铜川: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者竟是铜川的民警》
       2021年10月25日媒体又报道出来《我的地盘我作主:铜川基层执法,“莫须有”想有就有》。
       以上报道等等十几次都被铜川有关部门违法强行删除。
 
      以下是《西部法制报》在2005219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公安局长与“浪子”》阐明不幸被陷害的柳红星,是一名维护正义公平、勇敢担当的热血青年,受到时任公安局局长严金合的爱戴与帮助。
    请刘国中书记了解。
 
 
 
     下面是媒体报道其中的一篇稿件,请刘国中书记了解。
     陕西铜川:套路诈骗700
      20家受害无人管
     记者:郑义  严 炎
     是谁在为王平漂白
      2013年至2014年间,在陕西省铜川市发生了一件套路诈骗700多万元的案件。20多家受害人委托柳红星,多年四处报案、实名举报。至今,没人管。
     更不可深思的是:此案经受害人代表柳红星,在2015年3月29日至4月2日间,相继3次直接向上级实名举报后,几经周折,由铜川市公安局新区分局(王平租住此区),在2015年4月立案,网上通缉犯罪嫌疑人王平,5月在省纪监委巡视组到达铜川之前将其归案。可是,10几天后,王平被保释,从此无影无踪。
      20多家受害人代表柳红星,亲自携带50多份《实名举报材料》去铜川市委、纪监委、政法委、市人大,公、检、法相关部门多次、密集举报。在相应压力下,于2015年11月13日,由王益分局立案侦查。但是,《立案告知书》经柳红星多次索要,却是在第二年2016年2月2日才拿到。
      可是王平再次到案后,只是以诈骗银行的10万为犯罪依据判刑3年,便将其送到监狱实施了全方位、立体式的保护措施。20多家被骗受害人,却不管不问。
      更不可思议的是:自拿到《立案告知书》之日至2019年3月19日,在近3年半的时间里,案件没有任何进展。
      特别是在2018年8月10日、2019年3月20日间,国家公安部和陕西省公安厅也多次过问,不但没有引起当地相关部门的重视,反而以证据不足为由,被王益分局下达了:公刑撤案字(2019)031901号《撤销案件决定书》。
      实际在积极为王平漂白,他没有诈骗行为。
 
      迟到的《立案告知书》在下达近3年半的时间里,案件没有任何进展。实际是一份无效的《立案告知书》,其实就是对付受害人的障眼法。
 
     对照法律依法定格
    诈骗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构成要件:1、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所有权。2、客观要件,本罪在客观上表现为使用欺诈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
     首先,行为人实施了欺诈行为。欺诈行为从形式上说包括两类,一是虚构事实,二是隐瞒真相。二者从实质上说都是使被害人陷入错误认识的行为。
      主观要件: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
 
     零点予谋套路诈骗
     细节决定成败。
     王平是个十分有心计的诈骗老手,他从零点开始就恶意予谋、策划,从《借条》上开始就作弊。
他抓住人们的心里活动,利用别人的善良和信任,用少姓、改姓、变换称呼等手段,将《借条》写成没有确凿证据、使其失去存在价值的《借条》。一旦走上法律诉讼程序,根本没有依据说明,是受害人的钱。
      这是王平实施欺诈行为的一个阴谋诡计、阴险套路。只要用心侦查,都能识破。除非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一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姓许,怎么能写成徐姓?徐姐,十分亲近的称号。一但进入法律诉讼程序,这里的徐姐就绝对不是代表许艳红了。
 
     这个《借条》的彦军,一但进入法律诉讼程序,就可以是马彦军、王彦军,绝对不会是李彦军了。
 
    这张《借条》,一但进入法律诉讼程序时,主人一定是树红星,而柳红星只是个雇佣的打手。而且小写数额,写成了(10000.00)。
     受害人的冒死举报
     2013年至2014年间,陕西省三原县苏化镇村民王平,与铜川市耀州区政府主要责任人及耀州区关庄镇政府主要负责人相勾结,由王平承揽铜川市耀州区关庄镇柳公权社区移民搬迁工程。
     官商勾结后,以共同开发为由,收取工程保证金、借贷等手段,大搞诈骗。钱到手后王平携款潜逃,造成20多家市民、银行及工程队的血汗钱,近700多万被骗。
 
     王平先带人建设了“移民搬迁关庄镇项目部大门楼”“项目部”约400平方的两层办公楼。于2014年3月,举行了开工仪式。由市政府、耀州区政府、关庄镇政府等单位领导出席,大张旗鼓地举行了开工仪式。
     在此期间,王平曾两次将我带到“移民搬迁”开发工地。王平说:“耀州区委书记李志强和我关系不一般(李志强现任铜川市政法委书记),这个移民搬迁开发3万平方米的工程,就是由李书记介绍我与姚伟书记和严书记相识之后,才促成项目承揽成功的。”
为取的工程项目开发权,2013年9月29日,王平将耀州区及关庄镇的四名领导及两位领导夫人,邀请去九寨沟旅游。于10月5日,乘飞机返回。
     王平说:去九寨沟旅游期间,专门带着美女陪伴。王平还说:“为得到项目,我多次给某领导开房找小姐。我和老婆在宾馆等到晚上12点以后,再把领导送回家,把小姐打发走”。  
     王平还多次说:“我给耀州区主要领导家里,安装了一台价值1.2万元的格力空调。”
王平说:“为了拉关系,我以请领导去阳光洗浴中心打牌为名,多次给领导送钱。每次送钱7万、8万、15万不等”。
我还以试探的口气问王平:“工程能不能搞成?”
      王平肯定地说:“我逢年过节,先后向他们这些管建设的领导,花费近500多万元。我干不成,谁也干不成,不让我干,铜川市就要倒一批人;我给他们送钱心里都有数,我的手表上带有摄像头,送钱的过程都录了。”
      2014年10月5日,王平再次向我借钱时,为了让我相信他和市上领导的关系好,当着我的面给铜川市委副书记赵晓明打电话。王平问赵书记在那里?赵说:在西安。王平说:“西安某教授给您捎的字画在我这里。10月8日上班后,我给你送去”。
赵书记说:“行”。
      手机上显示“赵晓明书记”。
     王平又一次介绍了,他和赵晓明书记认识的过程、他们交往的一些情况及关系。
 
      受害人的《实名举报信》,按照上面的任何一个电话了解,都能说出事实真相。并且,公安局已经找他们调查过。诈骗金额达400多万元后,公安局不再继续下查。
 
受害人的《实名举报信》。
 
      受害人的《实名举报信》
     引发多家媒体报道
      陕西省铜川市的“套路诈骗案”,看得出,当地相关官员们在为官做事上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从而,引起全国各地的观注。多家媒体纷纷报道,虽说很快被删稿,但还是“把根留下”了。
     2016年5月7号,《正风报道网》栏目组由李发明、付培艳两名记者负责,进驻陕西省铜川市对此事件进行调查报道。
     报道说:据了解,铜川市耀州区关庄镇政府柳公权社区移民搬迁工程,系铜川市政府的移民搬迁工程,由耀州区关庄镇政府承建,安置区规划占地420亩,建筑面积11余万平方米,移民搬迁苑围覆盖全镇及周边乡镇,可安置1000余户。
 
      王平系陕西省三原县苏化镇独立村村民,前妻离婚后与铜川市耀州区庙弯镇陈家山社区居民同庆萍结婚,租房住在铜川新区阳光大厦。有注册资金1000万元的铜川市新区,博浩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2013年7月份,柳红星经朋友介绍与王平认识。王平说:他正在搞“移民搬迁”工程,并持有铜川市国有企业“铜川市发达公司”挂靠协议,“铜川市发达公司”承建委托书。
      2014年2-3月份,建成了移民搬迁发达公司关庄镇项目部,约400平方的两层办公楼。
 
      在此期间,王平曾两次将柳红星带到“移民搬迁”开发工地。该工程于2014年3月份举行了隆重的开工仪式,铜川市市政府、耀州区政府、关庄镇政府等主要领导出席了开工剪彩仪式。
      柳红星是怎样借钱给王平的
     据调查,铜川市关庄镇柳公权社区移民搬迁是真实存在的。王平手里有国有企业挂靠协议和承建委托书,关庄镇建成了铜川市发达公司施工项目部。随后,又有市政府、区政府、镇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开工仪式。
      在此期间,王平和柳红星关系非常密切,经常在一起,无话不谈。为了取得柳红星的信任,王平给柳红星说:“耀州区委书记李志强(现铜川市政法委书记)和他关系不一般,这个工程就是李志强介绍和姚伟(原关庄镇书记)认识,才承揽的工程。”
     2014年10月5日,王平当着柳红星面给铜川市市委原副书记赵晓明打电话说送礼,手机号码显示赵晓明书记的,王平并且说:“他和赵书记关系非常近。”
      至此,柳红星深信不疑。自2014年元月至2014年10月21日,王平共借柳红星现金100多万元。并且,承诺该工程的沙石料由柳红星供应。
     王平的消失
      据群众反映,2014年10月底王平失踪。
      柳红星报案:此案于2014年11月底发生以后,受害的近20多名群众与施工人员,先后向铜川市市政府、市公安局、纪委反映,要求政府,通缉王平归案,偿还欠款。但几年来多方奔走,(图片)政府部门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答复,柳红星被诈骗,始终不予立案(图片)。
       在上级部门的过问下,2015年6月初陕西省纪委巡视组,在耀州宾馆409号房和柳红星谈话,并做了记录。也在陕西省公安厅过问下于,2015年11月13日由铜川市公安局王益分局立案(图片)。公安机关于2015年4月在网上公开通缉王平,王平于2015年5月份省纪委巡视组来铜川之前归案。
       可是,竟然有人在省纪委巡视组来铜川之前,将关押了近10天左右的王平保释。受害群众毫不知情,等群众知道时,王平已无影无踪。
        2016年5月8日下午,《正风报道网》栏日组驱车赶到关庄镇了解情况,见到了关庄村村委刘主任,我们说明来意,刘主任非常热情。据刘主任讲:“铜川市耀州区关庄镇柳公权社区的移民搬迁工程,确实是一项利民的好工程,现由温州开发商承建。原以为王平是个好人,过后才知道这人是个大骗子,在这里骗了好多个人。”
       随后我们驱车来到铜川市公安局王益分局,(图片)党局长正在开会。我们来到分局经济侦查大队,公安局政治部宣传科查验我们证件,拿去复印了。一位警官说:“柳红星的案子我们都知道,为了柳红星的事,我们煞费苦心,手段用完,最后终于把王平给抓了,新区分局也上网了。
       王平在网上挂着呢,是逃犯。由于证据发生变化,发现在“检察院走不通了”。你们不要急,给我一段时间,我把卷子再翻一番,并且会以书面形式给你们答复。
      王益是老城区,就非法集资不光我们头疼政府也头疼。在铜川王益是重灾区,我来的时间不长,有什么可以问寻队,他原先主管这个案子。”
      20分钟后,寻钢旺队长回来,据寻钢旺队长讲:“为了柳红星我跑了多少冤枉路。这个事情,王平我们一开始新区检察院以合同诈骗立案的,也批不了,所以办理了取保。
      通过取保手续,对柳红星这事我非常重视,我们也下了功夫,相关资料也取了,为这事也和检察院沟通过,案子是否诈骗也开了联席会议,该取的证据,我们都取了,我写的东西也向市局领导汇报过,该我们审的我们都审了。
      2017年12月27号,抓的王平。还有其他人的案子100万元我们有证据,我也想把这案子搞成铁案,但搞不成。现在当今社会执法环境这么恶劣,不管法院、公安、检察院都不敢胡来,错了要坐牢的。”
      柳红星问王平诈骗这么多人都属于民间借贷?难道《立案告知书》也是作废的?寻队长说:“立案是立案,不公还得撤案,你这事没有撤案的原因在上面及省委巡视组、省公安厅过问过。只要他们过来,能人多的是,犯罪嫌疑人在这儿关着了,该怎么审就怎么审。关于你说的钱都送给某些领导的事情,涉及到谁算谁”。(有当时的录音为证。)
       寻队长又说“王平跑了以后,到国土局调查才知道该工程的《土地使用证》批下来是2015年12月5号。按理说有了士地使用证才可以招标,这么多人告他诈骗,钱到哪里去了?我们也没有办法。(王平诈骗案,让办案民警都已经无奈了。)
       柳红星的遭遇我非常同情,我给新区分局送过材料,人家不接,王益只管王益地盘。”(寻钢旺队长无奈地说。)
      截止本网发稿,柳红星被诈骗一案至今没有解决,对于此事件,本网将继续关注。(摘自《正风报道网》原稿)
 
      专家们的精准点评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通过20多家受害人及代表柳红星的《实名举报》;经过王平精心予谋、恶意从零点开始策划,套路诈骗实施的《借条》;认真对照相关法律规定、全面横量王平实施的行为,说王平不构成诈骗,是经不起推敲的,也是非常牵强的。
       接照受害人及代表柳红星的《实名举报信》;结合媒体的调查;按照相关法规定,认真比对王平实施的行为,完全构成诈骗嫌疑。
     当地相关部门,为什么不敢深追王平?为什么放下20家受害人、诈骗金额达700多万元的涉民大案不管、不追?仅仅拿国家银行贷款10万元的小案为依托,将王平投入监狱,以变项的形式,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的方法保护起来。其实,终端目标就是为了保护自我。
      王平套路诈骗案,就是当年“雷正富案件”,在陕西省铜川市的翻版。
王平当时对柳红星说的话,是真心的表白:“我逢年过节,先后向他们这些管建设的领导,花费近500多万元。我给他们送钱心里都有数,我的手表上带有摄像头,送钱的过程都录了。我在他们身上投入这么大,不给我干,铜川是要倒一批人的。”,
      王平在2021年1月24日出狱,铜川市某些公安人员高调开着警车接他出狱,并开警车护送他到家。后来接送王平的公安在王平当地的派出所对大家说:“你们随便告”(我本人和李彦军等人可以作证)。可见当地执法环境有多可怕!这说明在我身上所发生的案可以说明一切。我的案子还是中央高层多部门过问发函,陕西省公安厅多年过问督办,到现在依然没有解决和处理。
       我近二十五年上访投递
近三百多份材料和向各关部门打了上万个电话,可是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请领导明断。
       共产党是公正的、法律是公平的,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相信正义会在陕西省铜川市20多家受害人及代表柳红星的身上呈现。





免责声明:
    以上为来信全文刊登,内容未经完全核实,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责任编辑:百姓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网友评论:

Copyright ©大中华公益网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12327585150 技术支持情系百姓网
Top